快問我愿不愿意嫁給你?

快問我愿不愿意嫁給你?

小黃叔  青年文摘  昨天

點擊上方“青年文摘”
右上角“...”點選“設為星標”
點擊加星★ 貼近你心 ?
作者:小黃叔
來源:晚案(ID:foodnight)



1

老馬在麥島路上開了一家餐廳,叫局部地區有雨。

20來張桌子,每張桌子上都有一把傘,雨從屋頂上嘩啦啦地下,打在傘上,順著傘布滑下來。一三五小雨,二四六中雨,周末大暴雨,電閃雷鳴那種。窗外艷陽高照,屋里陰雨綿綿。

我問他,為什么開這么一家一直在下雨的餐廳?

老馬笑著說,她喜歡雨。


2

老馬說的她,是初戀,叫昕雨,你看,她名字里也有雨。

大二的時候,他們開始戀愛。有一次在食堂吃飯,一份簡單的壽司,昕雨好像被米飯里的沙子硌了一下牙,很委屈,老馬說,將來有一天,我專門開一家餐廳給你做飯,你想吃啥我就給你做啥,米飯絕對淘洗得干干凈凈。

昕雨突然來了興致,問,那我們開一家什么樣的餐廳?

老馬問,你想開一家什么樣子的餐廳?

昕雨想了一下,突然抬頭指著食堂的屋頂,說,我想開一家一直在下雨的餐廳,雨從屋頂上下來,每張桌子上有一把傘,雨想下多大就多大,屋里有電閃雷鳴的特效音。你不覺得下雨天特別適合跟喜歡的人一起吃飯嗎?因為雨一直下,阻止了他們離開,他們只好坐下來吃飯聊天,雨不停,他們就一直在一起。




3

老馬想起來,第一次見昕雨,那是一個下雨天。

那天,老馬吃完午飯,準備去學校禮堂劇場,下午他有一個話劇團的演出,天突然下起了雨,他在食堂門口碰到了昕雨,昕雨手里拿著一張話劇宣傳海報,他隨口問了一句,你也去看話劇嗎?

昕雨點了點頭。

老馬笑著說,我有傘,一起吧。

話劇開始,老馬是一個配角,臺詞很少,那也是一場雨中的戲,他舉著傘,突然冒出來了一句:如果雨一直下,就好了,這樣我就可以把你留在我的傘里了。跟老馬演對手戲的女生突然一蒙,好在平時排練默契,及時救場了。

那天以后,老馬再也沒有見過昕雨。

夏天的雷陣雨,說來就來,下課的老馬被雨堵在了門口,突然有一個姑娘從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笑著說,我有傘,一起吧。

老馬笑了笑,說,你又不知道我去哪?
姑娘笑了笑說,你去哪兒,我就去哪兒。

老馬說,去食堂吃飯?
姑娘笑了笑說,好。

離食堂還有很長一段距離,雨突然停了。

老馬說,雨停了。
姑娘笑著說,我知道。

老馬說,把傘收了吧。
姑娘笑著說,如果雨一直下,就好了,這樣我就可以把你留在我的傘里了。

老馬笑了笑,問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?
姑娘說,昕雨,昕是…… 然后姑娘用手指在他們面前比畫著。

老馬說,我叫馬冰。
姑娘說,我知道。

老馬一愣,問,你怎么會知道?我們這是第二次見面吧。
姑娘笑著說,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。


4

老馬想起來,分手那天,也是一個下雨天。

我問老馬,為什么分手?

老馬說,我比她早畢業一年,當時我壯志凌云,跟她說,你好好享受學生時光吧,我要先撤一步替你去打江山了,等你畢業了,我鋪十里紅裝娶你。

后來實習越來越不順利,曾經的理想被按在地上摩擦,然后,我們開始吵架,一開始,我還會買大捧的玫瑰花去找她,后來,工作越來越忙,總覺得她不理解我,她還要學生時代的浪漫,可是現實,你得懂,劃船要靠槳,不能全靠浪。

那天,老馬跟昕雨在學校的食堂里吵架了。

老馬說,我不可能每天都哄著你,我要工作,我不想有一天,你畢業了,坐上了別人的寶馬,然后責怪我,為什么騎著自行車來接你。拜托你,理解一下我,好嗎?

昕雨也生氣地說,我沒有逼你,那是你要給我的,你有沒有問過,那是我要的嗎?我從來沒指望畢業后就要你養著我,我有手有腳。你說搬著磚頭就沒法抱我,為什么我們不能一起搬?就算你放下磚,你也不愿意抱抱我,你還是會說,這樣會弄臟了我的花衣裳。

老馬說,我們分手吧。
昕雨問,你想好了?
老馬猶豫了一下,說,嗯,不后悔。

昕雨站起來,跑出了食堂,那天的雨出奇得大,老馬當時就后悔了,然后拿起地上的傘就追,追到食堂門口,他看見昕雨在雨里的背影停下來了,回頭看著食堂,老馬趕緊躲在了旁邊的門后面。

昕雨一直站在雨里,老馬從門邊偷看著,看著看著就哭了。那幾分鐘時間真長,老馬想沖進雨里,最后掙扎了幾十個回合,放棄了,他想,現在恨我一下,總好過恨我一輩子吧。

老馬苦笑了一下,說,她那么可愛,不應該陪我吃苦。




5

我問老馬,現在后悔跟她分手嗎?

老馬說,后悔,當時年輕,太自以為是了,低估了一個姑娘愿意陪你吃苦的心,如果有一個姑娘,愿意陪你吃苦,盡你所能對她好就行了。有個問題問得特別好,為什么沒有乞丐要早飯?因為,一個人但凡早起,就不至于去要飯。后來攢了一些錢,借了一些錢,開了這家餐廳,生意還湊合,夠養家糊口。

我問,后來見過她嗎?她現在怎么樣了?
老馬說,幾年前,結婚了。

我問,她知道,你開了這家一直下雨的餐廳嗎?
老馬說,知道。

我問,她來過嗎?
老馬笑著說,每天都來,她老板娘,不來能行嗎?有時候,一天忙下來,很累,打烊了,我們就會挑一張桌子,喝點小酒,聊天,有時候,就安靜地聽下雨的聲音,什么話也不說。

一個男人,甭管多幼稚,都會碰到一個能收服你的女人,到最后,只有懂得珍惜的那個男人才會把那個女人留在自己的生命里。

我問老馬,后來,你們怎么在一起的?

老馬說,她畢業那天,朋友說有個人訂了花,店里忙走不開,讓我幫他去送一下,已經跟訂花的人約好了時間地點,我捧著花,站在學校門口那里等,然后,她穿著婚紗就出現了。她笑著說,我就知道,你一定會來娶我。

我愣了一下,一個月前,我們剛分手。想起以前戀愛那會兒,我曾經興高采烈地說過,等你畢業的時候,我捧著花來娶你,好不好?她笑著說,你快問我,愿不愿意嫁給你?

有些人,你多看一眼,還是會心動。

所以,管他以后天長地久呢,先娶了再說,余生很長,我有足夠的時間去疼她。


我輕輕地嘗一口你說的愛我
舍不得吃會微笑的糖果

【言之有“禮”,天天贈刊】小編將從本文選取1則走心留言,贈送2019年第3期《青年文摘》雜志1本~

作者簡介:小黃叔,一個喜歡開餐廳的白案廚子,只寫好吃的故事。微信公眾號:晚案(foodnight)

▽ 更多推薦閱讀 ▽

王朔寫的年終小文,讀來意味深長

那些從北上廣回到家鄉的人過得好嗎?




更多內容vip可查看